花、海、楓、雪。


  艾里恩特是個初型機器人。



  【雪】

  坐在窗台上看著天空降下斑斑點點的白。

  艾里恩特有些困惑地發現孩子們越穿越厚,在外頭嬉鬧著的時候嘴裡還會冒出白霧。

  「院長,為什麼孩子們穿得那麼厚呢?」艾里恩特困惑地問著。

  「嗯?因為冬天到了啊。」手裡拿著一杯暖呼呼的熱可可,院長微笑回答道。

  他不解的眨眨眼,卻仍然點頭:「是嗎,因為冬天到了啊。」

  機器人感覺不到溫度。


  【花】

  窗外雪溶了,取而代之是許久不見的陽光。

  女孩子們聚在花園裡討論著什麼,而好動的男孩子們拿著籃球在庭院裡的小球場裡嬉鬧。

  「恩特!恩特!」正拿出被單出來曬艾里恩特聽見小女孩的呼喊,正蹲下身子打算問有什麼事的時候,脖子被套上一圈粉色的花環。

  「恩特,送給你!」女孩燦爛地笑著:「花很香吧?」

  「謝謝。」恩特微笑,隨即露出奇怪的表情:「香?」

  「嗯!花超~級~香的哦!」

  「是嗎,花超級香的啊。」瞇起眼睛,他重複道,伸出雙手抱起孩子,惹得她咯咯笑了起來。

  機器人聞不到香味。


  【海】

  帶著孩子們到海邊玩的艾里恩特坐在陽傘下看著孩子們游泳、作砂堡、打沙灘排球,小孩子們的腳掌在沙灘上留下深深淺淺的印子。

  「恩特!傑米超級過分的啦!」從海裡跑上岸的男孩皺著眉頭衝向艾里恩特,奚落著口裡那麼名叫傑米的孩子。

  「艾克,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發現艾克身上全部都是水珠的艾里恩特,緩緩地從隨行包包內拿出浴巾給他披上。

  孩子的表情有那麼一瞬間得到舒緩,可他還是無法克制住口氣:「傑米竟然絆倒我,害我喝到海水!」

  「喝到海水?」那會怎麼樣嗎?艾里恩特有些不太能理解。

  「對啊,海水鹹鹹的,難過死了!」抱怨的男孩蹲下身子坐在他的身邊。

  「是嗎,海水鹹鹹的啊。」艾里恩特拍拍他的頭,給予孩子安慰。

  機器人嚐不出鹹味。


  【楓】

  很久很久以後,久到連艾里恩特都快紀錄不住的數年後。

  艾里恩特家門外的楓樹群變紅了,整個山上染上紅色變得充滿秋意。

  來到艾里恩特家玩的熙珥,看著滿樹楓紅,驚喜得又跳又叫。

  「小熙喜歡楓葉啊?」他整理自家菜園,對著興奮不已的熙珥問道。

  「很漂亮唷!!」隨即蹲下身子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的熙珥,開心地回答。

  默默低頭繼續完成工作的艾里,嘴邊掛著的還是那抹笑容。

  「艾里、艾里!」沒過多久被叫到名字的艾里恩特將視線抬起來,還沒將視線望向站在木箱上的熙珥,便被火燃般的紅色給覆蓋住視線。

  滿滿地,飄落在天空中緩緩下降的楓葉。

  「艾里艾里很漂亮吧!」維持著將楓葉堆拋上天空的姿勢,熙珥徵求著意見。

  艾里恩特雀躍地笑了開來:「嗯!超漂亮!楓葉最喜歡~」

  「艾里忙完了嗎~?我們帶一些楓葉去亞伯的工廠找大家玩吧!」

  「嗯,好啊!」艾里開始期待起大家看到美麗的楓紅的表情了。



  艾里恩特是個初型機器人。

  雖然感受不到溫度、聞不出味道、也嚐不出酸甜苦辣,但是可以看見笑容、顏色、景象,聽見朋友們開心的笑聲的艾里恩特非常幸福。

  非常非常幸福。




【花、海、楓、雪  FIN】


  晚上睡覺的時候夢到版郎們: D

  夢裡的版郎們在雪地裡一起堆雪人,感覺超級可愛(爆)

  因為想維持四個小短文聚集起來的文章,所以最後一個短文就沒有讓所有版郎都出現了。(被揍)

  說是說有發現艾里的智商從以前到現在正在逐步退化嗎(靠)

  以前的艾里根本就是個溫柔大哥哥,現在的艾里完全是個老兒童啊(被艾里斷掉的手砸)


  
  

映見EMI

  【黑死蝶】映見設定稿

軍裝 - 暗殺兵(賽璐璐)



  Emi‧E‧Feng

  名義上的泊尼爾‧E‧馮的雙胞胎妹妹。

  雖然是赤犬部隊的初階兵,但是私底下卻直屬於泊尼爾的旗下,視泊尼爾的要求優先於其他長官的命令,大部分時間都是待在其辦公室內待命。

  軍方的初階兵被人戲稱為「犧牲品(Victim)」,僅會在入伍和陣亡的時候記錄名字,其他時候在機構裡是完全不受重視的,而比較吃力或注定犧牲的工作也都會優先安排到初階兵名下,所以初階兵通常在入伍後會極力爭取到晉升的機會。

  另外初階兵也完全沒有任何軍徽,另外在軍中指揮官與秘書官被稱為「主教(Bishop)」以及「騎士(Knight)」,而醫療官則被稱為「城堡(Rook)」。

  沉默寡言,執行任務的時候會看起來更加冷漠,在陰暗的環境下,藍色眼睛會閃著些許妖異的紫色,軍方主要位在巴隆(軍事都市),有時候會因為任務關係被派到其他城鎮去,只有在泊尼爾身邊的時候會有情感波動,和泊尼爾第一次見面在泊尼爾五歲的時候,而正式納入愛因斯家系則是在伯尼爾十二歲時。

  另外和泊尼爾相處模式與其說是兄妹不如說是接近於戀人,這讓旁人感到很困擾,但當事者的兩個人毫無自覺,也因此使得塔娜對映見有微妙的敵對意識。

  非人類。



  。題外話。

  其實這張圖原本是想要拿來製作上次沒出成的黑死蝶無料DM的(爆)

  但是後來想想既然DM沒出了就放上來當作人物設定和簡介用。

  原本暑假就該開始打的正章因為想不出好開頭一直沒寫OTZ|||||,我對不起在等待的朋友們(真的有人在等嗎?)

  另外關於映見和泊尼爾的關係,之後在正章的時候會提出來,只是正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出來呢(爆)

  我還為了黑死蝶作了標準字,就算死也要完成這系列啊OTZ

  以後的映見相關設定會在這篇隨著正章開始作增減。

  以上。


  

彼岸花


【黑死蝶】彼岸花


  曾經試著嚐過其他血。

  她的視線盯著刀上殘存的血液,然後重新將目光轉向眼前幾乎是坐倒在牆角的女人,對方瞪大了眼睛卻沒有焦距,右手止不住顫抖地壓著右腿上鮮明深刻的傷痕,源源不絕的血順著潮濕地面游動。

  「……怎麼,不逃了嗎?」有點無趣。女人的反應一點新鮮感都沒有,她甚至好奇,為什麼每個人死前的樣子都差不多呢。

  果然只有那個人,在臨死前,眼神仍然可以堅定不摧。
  最喜歡 的 

繼續閲讀

管理

Ziya子雅

Author:Ziya子雅
@ 想要試著分配好時間,總覺得自己在浪費生命(被揍)

@ 我從來都是個渣子(痞子語調)

@ FC2主,天空分家。

@ 回留言遲緩(?)

日誌
類別
留言
存檔
Red Box
自由連結
-
- RED FANTASY -

更新緩慢的個人BLOG(喂
有共鳴就來泡茶聊天吧:)
只是想講
Love
友人